中国证监会认证证券投资咨询机构(证书编号:ZX0118) | 客服电话:400-636-8688 | 投诉电话:0755-33189899

观察|俄乌冲突下全球粮价攀升,中东面临粮食政治双重危机?

      在中东地区,穆斯林们的斋月已步入尾声。在这本应阖家团圆的时刻,突尼斯人却面临一场粮食短缺的危机:超市里的货架被扫荡一空,面粉、大米、糖和鸡蛋几乎无处所寻。

      短缺带来的是粮价不断攀升。没有政府补贴的突尼斯面包店中,面包价格近几个月已经上涨了25%左右。在2011年引燃整个阿拉伯世界抗议导火索的突尼斯内陆城市西迪布兹迪,哄抢粮食一度酿成踩踏事件。

“我只收到了大约是以前一半量的面粉。还没到上午9点,什么都没了。”西迪布兹迪中央市场的面包师阿穆尔对媒体说道。在这个以法棍和大饼为主食的国家,每一天,面包店外都会排起长队,而面包店里的商品却越来越少。

观察|俄乌冲突下全球粮价攀升,中东面临粮食政治双重危机? 1

突尼斯面包店前排起长队。

对于黎巴嫩人来说,过一个体面的开斋节也成了件难事。长期受经济危机影响的“中东小巴黎”贝鲁特两年前刚刚经历了一场触目惊心的大爆炸,被摧毁的包括港口矗立的巨大粮仓,目前的基础设施只能容纳全国大约一个月的小麦供应。

俄乌冲突让黎巴嫩的情况变得更糟。据美国解释新闻网站Vox的报道,乌克兰与俄罗斯提供了黎巴嫩全国约95%的小麦。据估计,黎巴嫩有五分之四的人目前面临粮食不安全,大饼这一“超市货架上人们唯一真正负担得起的商品”也变得越来越难以企及。

近两年,由于油价上涨、干旱等气候灾害和新冠疫情后农产品需求的恢复,全球粮价已经不断上涨。俄乌冲突卷入了世界上两个主要粮食出口国,加剧了全球粮食供应危机。

根据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FAO)近期的数据,全球粮食价格目前处于自199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目前全世界约有8.87亿人正面临粮食不安全问题,每个月还将会有数千万人加入这一群体的行列。如果无法填补缺口,最依赖俄罗斯与乌克兰粮食进口的欠发达国家的民生甚至政治稳定都将受到很大影响。

观察|俄乌冲突下全球粮价攀升,中东面临粮食政治双重危机? 2

FAO追踪下的全球粮食价格波动。 Vox制图

多重因素影响下的粮价攀升

3月23日,乌克兰农业部长罗曼·列先科表示,乌克兰今年的春耕面积预计将比去年减少一半以上。对于全球粮食市场来说,这无疑是个坏消息。乌克兰素有“欧洲粮仓”之称,世界粮食计划(WFP)所采购50%的粮食来自乌克兰。

俄罗斯与乌克兰出口的小麦共占全球小麦出口的26%,此外,玉米、植物油和大麦出口也占全球出口较大份额。但中东和北非地区对俄罗斯与乌克兰进口粮食的依赖性远大于这个数字。据Vox报道,该地区平均80%的小麦需求须通过进口满足,其中大部分来自俄罗斯与乌克兰。

但俄乌冲突并不总是所有问题的答案。事实上,在2021年底,全球粮价就已经上涨至10年来的最高水平。2020年初,尽管粮食总体供应充足,但由于新冠疫情暴发,粮食进口商急于出货,出口商限制运输,包括俄罗斯与乌克兰在内的一些农产品出口国都曾作出过收紧出口的相关决定。疫情常态化后,粮食价格上涨趋势也仍未缓解。

“对最近粮价趋势的影响因素,根源远远不止乌克兰危机,一些因素直接与新冠疫情和气候灾害相关。”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的研究员戴维·拉博德(David Laborde)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粮价上涨的主要驱动因素还包括2020年以来的需求旺盛、全球库存处于低位、生产成本上升等。

拉博德指出,当前的乌克兰危机及西方制裁俄罗斯带来的后果,不仅造成乌克兰的供应减少,还造成能源成本增加,并在世界范围内触发更多出口限制,从而放大了此前就固有的影响因素。

石油不能管饭,但这种全球基本商品的价格比其他任何单一因素对粮食成本的影响都要大。美国能源部数据显示,自2008年至今,全球小麦价格与原油价格趋势基本保持正相关态势。这是因为全球油价主要通过运输成本影响粮食价格,特别是对于那些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与此同时,煤炭、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也处于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这推高了食品价值链上多个环节的成本,即便是不从乌克兰与俄罗斯进口粮食的国家也会受到影响。

粮食与油价上涨也让为贫穷国家提供援助的成本更高。WFP中东与北非地区的新闻官雷姆·纳达对媒体称,早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WFP的粮食采购费用每月已经增加了4200万美元,随着俄乌冲突的进一步影响,这笔费用又增加了2900万美元。

大饼与稳定

对于中东的人口大国,无论是在民生还是政治层面,粮食都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

埃及高度依赖粮食进口,是全球最大的小麦进口国。在埃及方言中,“大饼”这个词并非阿拉伯语标准语中的“胡布兹”(khobz),而是意为“生活”的“艾伊什”(aish)——这象征着大饼在埃及民众生活中的中心地位。埃及政府常年为民众提供大饼补贴,一旦补贴下降或取消,街头就会爆发骚乱。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因它而起,也因此得名“大饼革命”。近日的粮价飙升也勾起了人们不安的回忆。

观察|俄乌冲突下全球粮价攀升,中东面临粮食政治双重危机? 3

开罗解放广场附近穆罕默德·马哈茂德大街上的著名涂鸦“含泪吃饼的男孩”,现已被抹去。 澎湃新闻记者 喻晓璇 图

去年,埃及有70% 以上的小麦都从俄罗斯或乌克兰进口,现在每吨进口小麦的平均价格比去年高出了约 100 美元,而替代进口国的小麦还存在质量、运输成本等问题。最近几周,包括粮价大幅上涨引发了埃及公众的愤怒,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控制物价。其中包括要求本地小麦生产商将部分收成出售给政府,此外,埃及政府还第一次出手干预了私人面包店生产的大饼价格。

据总部位于伦敦的新闻网站“中东之眼”报道,今年3月,埃及的城市年通胀率已经上升至10.5%,为2019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埃及中央公共动员和统计局将近期通胀率的上涨归因于食品价格的飙升,特别是蔬菜、大饼和谷物涨价。埃及财政部长穆罕默德·马阿提3月表示,国家预算中用于小麦采购的资金将飙升至150亿埃镑(约合人民币53亿元)。

总部位于伦敦的俄罗斯投资银行Renaissance Capital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埃及总统塞西领导下的政府可能是非洲受通胀率上升威胁最大的政府。该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查尔斯·罗伯逊表示,价格上涨使得人均GDP下降的可能性增加,埃及面临政权更迭的可能性已达四分之一。他在《非洲报告》的专栏中写道,“对于一个满足于政治现状的领导人来说,理性的路线是尽其所能将人均GDP维持在正常水平,”并且不可取消大饼补贴。

在粮食同样依赖进口的突尼斯,形势也正严峻。自2019年以来,由于缺乏金融稳定,突尼斯政府不再有权以信贷进口粮食,不得不支付现金。而现在资金耗尽,大批货物仍存在离岸等待付款,其中很大一部分易腐食品在卸货前就已发霉。

3月11日,由于未能融资到位,突尼斯谷物办公室未能就5月的小麦进口达成协议。据“中东之眼”报道,目前突尼斯的小麦储备仅可持续至5月底,而糖、茶叶和大米的储备可持续至6月。

近几周来,突尼斯超市的货架上多了一行字:“每位顾客最多购买2公斤糖、大米或面粉。”为了鼓励民众减少食品消费,突尼斯卫生部甚至发布了饮食建议:“糖、盐和油炸食品对人体有害,减少摄入,生活会更美好。”

“这场危机现在正在夺走我们尊严最后的碎片。我们很久以前就不吃肉了,然后我们又放弃了鱼。”36岁的突尼斯教师马尔旺在媒体前控诉道,“如果他们再拿走我们的面包,我们就一无所有了。”

突尼斯近一年经历着自2011年以来最严重的一场政治危机,在总统凯斯·赛义德去年7月25日宣布暂停议会以来,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进行的示威活动席卷全国。4月17日,突尼斯南部的斯法克斯省再次爆发示威活动,抗议“7月25日政变”造成的通货膨胀。

突尼斯社会学家萨米·纳塞尔对媒体指出,由于多年的经济和社会危机、购买力下降以及因此经历的沮丧,突尼斯人有一种“被压抑的挫折感”,随时可能准备参与暴力。

粮食独立,道阻且长

俄乌冲突爆发后,大多数中东国家的政府开始把进一步推动粮食独立摆在了发展议程的首要位置。

埃及政府近期制定了一项提高本地粮食产量的三步计划,宣布到2024年底将小麦种植面积扩大至200万英亩,这被认为是加强埃及粮食安全的中期战略。除了肥沃的尼罗河三角洲河谷,目前上埃及(南方)的沙漠地区种植小麦,与此同时,埃及政府还通过向农民提供更高产的认证种子来促进本地生产。

尽管付出了如此多努力,囿于自然条件限制,埃及的粮食自主依然无法完全实现。埃及“国际干旱地区农业研究中心”的生物技术专家阿拉丁·哈姆维亚对“德国之声”表示,他预测埃及的小麦自给自足“可能永远不会发生”,他指出,将本地小麦产量提高至需求量的70%就算是成功。

“中东局势并非同质化,但所有国家都将面临着不同程度的挑战,具体取决于其初始状况,包括是否为冲突地区、在能源及化肥市场中的作用、政府部署社会安全网络的财政能力,及对弱势群体的照顾等。”拉博德告诉澎湃新闻。

“因此,在某些情况下,人们会更穷,但不会面临饥饿,他们会牺牲其他支出——某些情况下会是健康或教育,或者只是更高质量的食物,例如埃及。”他指出,“而在更极端的情况下,比如黎巴嫩和叙利亚,饥饿现象会加剧,而在也门,甚至会有更高的饥荒风险。

根据FAO的数据,黎巴嫩的基本食品篮子成本每年增长351%,紧随其后的是叙利亚,每年增长97%,也门每年增长81%。受成本上涨影响,WFG已经被迫减少在叙利亚和也门的粮食供应,进一步减少供应则有可能引发大范围的饥饿现象。

观察|俄乌冲突下全球粮价攀升,中东面临粮食政治双重危机? 4

黎巴嫩人抢购大饼。

尽管中东国家在做出努力,但拉博德认为,近年来的危机并不会推动中东摆脱粮食进口依赖。“中东地区人口密度高,例如黎巴嫩,每平方公里约有近700人,相当于中国的广东省。但同时这一地区肥沃的土地和水资源较少。”他说道,“它们不可能变得更加自给自足,尤其是在气候变化的影响下。因此,中东的粮食安全仍将依赖世界市场。”

长远来看,科技与投资将会成为解决中东粮食问题的助推剂。世界银行中东和北非地区副总裁法里德·贝尔哈吉去年9月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国内的农业和粮食生产可以成为中东国家经济增长的引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而这将基于“对应对气候变化的尖端实践和技术的投资”。

而站在当下,为避免中东国家的民众遭饥饿之苦,需要全球的团结合作,大型经济体必须肩负起责任。“这意味着它们必须帮助稳定市场,避免囤积粮食或化肥,仔细评估自身的选择对第三方的影响。”拉博德表示,“当然,还要尽最大努力结束俄乌冲突,并确保乌克兰的农民——像世界上所有其他农民一样——可以为恢复市场平衡做出贡献。”

(实习生郑江涵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张无为 图片编辑:张同泽

校对:施鋆

交通运输部:已起草了加快推进公路沿线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 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德讯证券顾问 » 观察|俄乌冲突下全球粮价攀升,中东面临粮食政治双重危机?

赞 (1)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